“金融奇才”3年從A股狂卷100億 *ST華業被掏空臨退市

時間:2019年06月23日 10:46:43 中財網

. .
  股價一度突破24元、市值高達348億元,如今的*ST華業(600240.SH)卻正滑向無底的深淵,難以再現昨日輝煌。

  6月21日,*ST華業發布關于公司股票可能將被終止上市的第一次風險提示性公告,稱公司股票已連續10個交易日(2019年6月6日-6月20日)收盤價格均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根據《上海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的有關規定,如果公司股票連續 20個交易日(不包含公司股票停牌日)的每日股票收盤價均低于股票面值,公司股票可能將被終止上市。

  *ST華業之所以會如此狼狽,可以說幾乎是拜一位“金融奇才”所賜。她就是*ST華業的第二大股東李仕林,在她的引導之下,*ST華業從地產跨界轉型金融和醫療,隨后陷入合同詐騙,涉案金額高達101.89億元,直接導致*ST華業瀕臨退市。

  顯然,留給*ST華業的時間已經不多。

  殘破不堪一地雞毛
  上市公司瀕臨絕境會是什么樣子?*ST華業不幸成為其中的樣本。

  2018年9月,*ST華業陷入重慶恒韻醫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恒韻醫藥”)合同詐騙案之后,公司董事、監事、高管們幾乎全部離職,其中,總經理燕飛、董事孫濤、董事劉榮華等三人的離職原因是“無法正常履職”。但事實是,作為應收賬款案件涉案的主要嫌疑人,孫濤、燕飛彼時被公安機關拘留,而劉榮華則處于失聯狀態。

  而從2018年年底至今,*ST華業董事會秘書已經連續換了兩次。2018年12月,*ST華業原董秘趙雙燕提交書面辭呈,因個人身體原因辭職;接任的張天驕,在2019年5月21日也宣布因個人原因辭職,辭職后不再繼續擔任任何職務。

  令人有些哭笑不得的是,公告指出,根據《上海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等有關規定,在未正式聘任新的董事會秘書期間,暫由公司董事長、法定代表人徐紅代行董事會秘書職責。

  6月3日,*ST華業一筆債券到期,公司不出所料地發布公告,宣布債券違約,無法按期支付債券的本金和利息。

  截至2018年底,*ST華業總計還有3筆債券沒有到期。目前違約的是 “16華業02”,到期日為2019年6月3日,目前債券余額為7000萬元。相比之下,接下來即將到期的兩筆債券則更讓*ST華業頭疼。

  其中,將在2019年12月25日到期的“15華資債”,債券余額為5億元,是*ST華業在2015年12月發行的債券;而公司在2015年8月發行的“15華業債”,債券余額更高達13.5億元,將在2020年8月6日到期。

  更絕望的是,*ST華業的評級也不斷被下調。在陷入合同詐騙之前,公司的評級都是“穩定”,2018年6月,公司還得到了聯合評級的AA評級,但在合同詐騙事件爆發之后,2018年10月8日和11日,聯合評級把公司的評級接連下調到“BBB-”和“CC”。2019年4月,公司的評級展望更進一步被調整為“負面”。

  雪上加霜的是,幾乎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被凍結了起來。

  6月3日,*ST華業控股股東華業發展持有的全部公司股份,已經被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司法輪候凍結,大股東共持有上市公司股份3億股,占公司總股本21.22%。

  *ST華業購買的私募基金也遭到凍結。2018年7月6日,*ST華業曾出資2億元申購了一個私募基金,產品名字為映雪吳鉤。2019年6月7日,法院凍結了公司在這個私募產品中的全部份額,凍結期限為2019年6月3日-2022年6月2日。法院還規定,凍結期間內,公司不得轉讓這個產品中的份額,該私募產品取得的投資收益需要匯入法院賬號,如果該產品清算,也必須將本金和收益匯入到法院賬號。

  絕境中的*ST華業更官司纏身,債主紛紛上門。

  5月30日,*ST華業同時公告了3起官司的法律文書。首先是包商銀行在北京第四中級人民法院起訴公司的法律文書,原告包商銀行要求公司歸還借款本金4.5億元以及相應的利息和罰息等;第二起是重慶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等民事判決書,判決公司向原告償還6000萬元借款和利息,并支付保全擔保費等費用;第三起則是中原地產在深圳福田區人民法院起訴公司的法律文書,原告要求公司支付882萬元左右的服務費和利息。

  “轉型”后被掏空
  按照目前的態勢來看,*ST華業或將在十來天之后淪為“退市華業”。

  原名為內蒙古華業地產股份有限公司,*ST華業原本在地產領域發展較為平穩,2014-2018年分別實現營收27.51億元、46.81億元、52.03億元、38.61億元、48.87億元。

  公司的收入主要都來自于商品房銷售。根據財報,商品房銷售給*ST華業貢獻的收入占比,2015-2018年分別為95%、86%、75%、80%。

  2015年,李仕林的出現,是*ST華業走向自我毀滅的開始。

  出生于1973年的李仕林被媒體稱為“金融奇才”。2009年,在通過醫療器械生意賺到人生第一桶金之后,李仕林創辦了重慶捷爾醫療。2015年,*ST華業以21.5億元收購重慶捷爾醫療100%股權,并在李仕林的誘導之下,開始向金融、醫療轉型。

  2016年下半年,李仕林通過自己控制的三家子公司,買入*ST華業15.33%的股權。交易完成之后,李仕林實際上成為了公司的第二大股東。

  也恰恰是從2015年開始,在李仕林的組織之下,*ST華業利用上市公司的資金,開始不斷收購應收帳款債券,公司也提出要搭建總規模不超過200億元的醫療金融平臺,用來收購應收帳款債券、合作成立醫療供應鏈基金、信托計劃等。

  *ST華業對此戰略轉型大肆宣傳的2015年,公司股價也一飛沖天,從7元漲到24元左右。

  但是,2018年5月,原重慶醫科大學校長雷寒落馬,重慶醫療領域掀起反腐浪潮。*ST華業在金融和醫療領域的美夢戛然而止。

  2018年9月,*ST華業突然發布公告,對外宣稱陷入合同詐騙,應收帳款債券或許無法收回。公司在相應公告中承認,公司有存量應收賬款債權規模為101.89億元,其中公司自有資金購買了27.25億元,這些應收帳款債券還被包裝成了金融產品對外銷售,公司參與認購的相關金融產品規模為37.17億元,其他金融機構參與認購的為37.46億元,這些金融產品如果虧損,都由公司和子公司提供差額補足義務和擔保義務。

  另外,*ST華業的應收帳款債權都是從李仕林控制的恒韻醫藥取得,公司調查后發現,公司購買的債權則可能都是由李仕林偽造、虛構的。

  *ST華業顯然被掏空。根據公司資產負債表,2014年,*ST華業的貨幣資金還有30億元左右,在李仕林入局的2015年也有32億元,到了2017年下滑至18億元,而這一數字在2018年更僅剩下3689萬元。

  公司的利潤表也非常驚人。2016-2017年,*ST華業的歸屬凈利潤分別為12億元、10億元左右,但到了2018年,卻突然變為虧損64億元;在總資產方面,也從2016年的195億元縮減到2018年年底的121億元。

  根據6月21日*ST華業發布《關于公司訴訟案件的進展公告》,恒韻醫藥合同詐騙案實際控制人李金芳已被提起公訴,李仕林已被批捕。(.時.代.周.報)
  中財網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遗漏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