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長跨境重婚?這家公司澄清:是騙局,被騙錢財已被法院凍結

時間:2019年06月21日 07:31:03 中財網
  科陸電子董事長饒陸華在加拿大的“艷遇“成為資本市場近日的八卦話題。

  6月20日晚,公司對此進行了正式回復:董事長饒陸華在加拿大與李佩佩相關事項是李佩佩團伙設計的騙局,兩人婚姻關系自始自終無效,也正在追討被騙取的財產。該事項與公司沒有任何直接關系,不會對公司產生影響。

  董事長身中“愛情騙局”

  不會對公司產生影響

  



  圖為日劇《行騙天下》劇照,“愛情“可能是精心設計的騙局
  針對媒體報道公司董事長涉嫌跨國重婚案,深交所6月17日向公司下發了問詢函。科陸電子6月20日晚回復問詢函稱,經向公司董事長饒陸華了解,饒陸華與李佩佩相關事項是李佩佩團伙設計的騙局,饒陸華已于2017年初向深圳市公安機關報案,其被騙取的相關資產已被加拿大法院凍結,后續其本人將積極采取法律手段追回。

  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最高法院已于2018年1月30日對饒陸華及李佩佩相關案件作出判令:婚姻因自始無效而不發生法律效力。

  公司還表示,從加拿大法院的相關文件了解到,李佩佩在與饒陸華認識期間,另以戀愛為由騙取加拿大黃冬冬錢財,黃冬冬已就李佩佩騙取財產事項向加拿大法院提起訴訟。

  此外,根據深圳市公安機關近期出具的無犯罪記錄證明書,未發現饒陸華有犯罪記錄在案。

  科陸電子稱,該案件事項純屬公司董事長饒陸華個人事項,與公司沒有任何直接關系,不會對公司產生影響。經向公司董事長饒陸華先生求證,本次訴訟不會引致公司董事長饒陸華持股變動,從而影響公司控制權穩定。

  不過,截至6月19日,公司第一大股東已經發生變化。饒陸華持有公司股份24.26%,為公司第二大股東,原公司第二大股東遠致投資通過增持已經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持股數量比饒陸華多83股。

  “重婚案”始末
  始于“愛情” 崩于“利益”

  饒陸華是如何陷入這一場“愛情騙局“呢?

  根據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最高法院網站(www.bccourts.ca)公布的材料,饒陸華(Luhua Rao)和李佩佩(Peipei Li)之間的確有多起訴訟糾紛。

  


  圖為科陸電子官網披露的董事長饒陸華參加某會議致辭
  訴訟材料顯示,饒陸華,1965年出生在中國,在中國有妻子和兩個兒子。根據上市公司公告,饒陸華在中國的妻子名為鄢玉珍,1966年出生,1996年公司創立起就一直在公司任職,曾擔任公司副總裁,2018年11月因個人原因辭職。

  

  圖為科陸電子官網披露,公司時任副總裁鄢玉珍(左)向新疆的參訪團隊介紹公司情況
  而此案女主角李佩佩,1985年出生在中國,現定居在溫哥華。

  50歲的饒陸華和30歲的李佩佩兩人相遇在2015年8月,當時饒陸華正在溫哥華度假。案卷還披露,兩人經過了幾次約會,通過微信聊天。李佩佩說,在彼此見面后不久,饒陸華便向她表白,認定她就是“他的女人”,還說會在溫哥華給她買一個房子、生一個孩子,開啟一段新生活。李佩佩說詢問了饒陸華的婚姻狀況,但饒當時說他已經與妻子分居,很快就要離婚。

  不過,饒陸華卻在訴訟中表示,自己曾告訴李佩佩,已在中國結婚且不愿意與妻子離婚,是李佩佩告訴他,在拉斯維加斯結婚幾乎沒有任何影響。

  2015年9月中旬,饒陸華回到溫哥華見李佩佩,他們一起去西雅圖玩了兩天,在西雅圖,饒為李買了一顆1.28克拉的鉆石訂婚戒指,費用約為34400美元。旅途中,雙方開始了親密關系。

  2015年9月30日,李成立了自己名字命名的公司LPP Properties。在2015年10月左右,雙方簽署了一項協議,饒同意向LPP投資2000萬美元,以成為50%的股東。

  饒曾先后為公司出資了1750萬美元。其中,700萬美元直接或間接用于購買房產,大約900萬美元存入了李佩佩的加拿大銀行賬戶或兩人的聯名賬戶。

  2016年4月9日兩人在拉斯維加斯舉行婚禮。2016年五月和六月,李還來到中國,他們一起去了深圳、武漢、香港。

  不過,這份沖動的愛情只持續了半年就在爭吵中崩潰,爭議核心是李佩佩是否根據雙方協議使用了饒投資的1765萬美元。饒陸華稱,李佩佩曾在2016年11月,要求他為她購入一處1550萬美元的房產,但他拒絕了。

  2016年12月,饒陸華向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最高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李佩佩歸還1765萬美元。饒陸華表示,婚姻從一開始就是無效的。李佩佩同意這一點,但是李表示,盡管婚姻一開始就是無效的,這并不妨礙她尋求配偶贍養和分割財產的權利。

  由于雙方對于婚姻一開始就無效沒有爭議,法院也同意了這一點。正如科陸電子在公告中所述,饒陸華和李佩佩婚姻關系無效。

  不過,雙方關于“錢”的官司還沒有完結,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最高法院網站上有2019年的兩人訴訟案卷記錄。據李佩佩說,2018年3月,雙方在香港親自會面達成了和解協議,饒拿回800萬美元,剩下的錢和溫哥華的房產歸李。但是饒又在2018年4月下旬退出了該協議,因為可能涉及重大稅務后果。后來,李佩佩還以LPP公司的名義起訴饒,稱饒曾向公司借走1600萬美元,李以公司唯一董事名義追討1600萬美元和借錢利息。

  遠致投資已上位第一大股東
  科陸電子存在實控權變更風險

  在饒陸華身陷情感糾葛中,科陸電子第一大股東已經易主。

  科陸電子6月19日晚公告,公司24.19%持股股東遠致投資基于對公司未來發展前景的信心及結合自身戰略發展需要,于6月19日通過深交所集中競價交易系統增持公司股份101.29萬股,約占公司總股本的0.07%,增持均價4.93元/股。增持完成后,遠致投資持有公司3.42億股,約占公司總股本的24.26%。遠致投資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值得注意的是,遠致投資就比饒陸華的持股多出了83股。

  

  深圳國資背景的遠致投資是科陸電子在2018年下半年遭遇質押平倉風險時的“白衣騎士”,也成為當時國資紓困的標桿案例。2018年8月,饒陸華將其持有的1.52億股股份(約占公司總股本的10.78%)轉讓給遠致投資,轉讓價格為10.34億元。

  評級機構認為公司存在實控人變更風險。6月12日晚,公司公告了2014年公司債券(第一期)2019年跟蹤信用評級報告,中證鵬遠對科陸電子2014年9月發行的2億元公司債券進行2019年跟蹤評級,結果是,信用等級維持為AA,發行主體長期信用等級維持為AA,但評級展望調整為負面,并將公司主體長期信用等級和本期債券信用等級移出信用評級觀察名單。

  中證鵬遠表示,該評級結果考慮到,公司在智能電網領域擁有較強競爭力,并獲得遠致投資參股以及高新投的紓困支持;但同時,中證鵬遠也關注到了公司存在實控人變更風險,盈利能力惡化,出現大額虧損,部分并購對象業績不達預期,存在較大資產減值風險,償債壓力大,面臨較大的或有負債風險,并存在多筆不良信貸記錄等風險因素。
  .中.國.證.券.報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遗漏正好 酷划看新闻赚钱的软件下载 快乐飞艇 球探网足球比分手机 农场聚宝盆赚钱 个人微信公众如何赚钱 伦敦奥运会网球比分 欢乐捕鱼人安卓版下载 同桌游戏赚钱吗 大山东麻将技巧 网上刷课怎么赚钱 怎么做云商赚钱吗 电竞比分软件 河北排列7 海王捕鱼兑换码在哪 黄日华靠射雕赚钱 东北麻将技巧